盒子人

干劲0

《赤い》番外 03(完)


今年预约的旅行由于妈妈的缺席,成员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就算是一盒拼图缺了一块一样,旅途中我所捕捉的音色也永远缺了一种。爸爸看出了我的烦闷,安慰我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我明知如此,却只是看了看窗外的云层,没有答话。对我来说,家就好像是个运转的发动机一样,在之前的岁月里,它一直支持着我。可现在,当少了点什么的时候,它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故障。

去程相安无事,回程的时候却事故频发。我们的那班航班遇上了强烈的对流,不得不就近迫降。气压的变化令机舱内的小孩子爆发出刺耳的哭声。我捂住耳朵,它们却渗过我的指缝,一丝一丝地穿透我的鼓膜。我以为这是结束,它却仅仅是个开始。迫降的小机场根本无人调度,我还记得飞机的起落架与地面接触的剧烈颠簸,也记得机尾火光渐起时浓烟中人们惊惶的叫声。我看到乘客们推搡着冲出安全口,我记得自己牵住了爸爸的手,裹在人流里被带出了飞机。

爸爸叮嘱我保护好自己,不要死,我捏了捏他的掌心,那触感柔软而温暖,我不想死。

飞机依旧在烈火里留住鲜明的轮廓,过高的温度炙烤着我的皮肤。那温度几乎把人溶化,好似下一秒我就会变成液体流下来一样。爸爸和我狂奔着试图尽可能的远离这个随时可能爆炸弹的威胁。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我亲眼看着爆炸的气浪将爸爸和我掀翻在地,四散的机体残骸不偏不倚地砸在爸爸身上,他再也没能站起来。漫天火光里哀鸿遍野,我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我不断的自我催眠这只是一场骗局,甚至是一个梦而已,我尝试着闭上双眼将自己从梦境里拉出来却惊恐地发觉无论我怎么努力上下眼睑都无法合成一线。

爸爸,你醒醒。


并非一场浮生梦,却教往事皆成空。

我回家的时候迎接我的并非母亲的怀抱,而是她略带惊惧与怯懦的眼神。在这场重大事故里,我是唯一毫发无伤的生还者。报道上我的经历如同奇迹,母亲却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眼神一下就从我身上转开了。那时我才懵懵懂懂地意识到——一切都回不去了。我只会让她觉得害怕而已。

我离开了曾经的家。

我叫狛枝凪斗,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FIN-


终于补完了这个系列,和本篇不同,这个番外写得十分压抑,但是这段经历却是造就本篇内狛枝性格的先决条件。落笔的时候也是先想好了番外再开始的。而日向没有这么一个番外也是有原因的。日向是个普通人,和你和我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他的思考模式行动准则都趋于均值,对于这样一个人无需用一个番外去铺垫他的性格,因为他就像是我们身边的某个人一样。也正因为如此,最终把狛枝带出那个自我世界里的是日向创。也只有日向创。


非常感谢你读到这里。下个故事见~

评论
热度 ( 7 )
  1. 盒子人盒子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离徽

© 盒子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