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人

干劲0

《赤い》番外 02

我沒有做出任何反抗,只是静默地看着他们的暴行,我不知道自己的瞳孔中流露出的神情是如何倒映在他人眼里,我只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愈演愈烈的欺侮。

我自己为这一切我自己可以独自解决,所以当妈妈问我有没有朋友的时候,我回答说有。

那是我第一次说谎,妈妈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温柔的看着我……那目光让我无所适从,我几乎要被自己的罪恶感吞没。这又是谁的错呢?


我没有朋友。

带头欺负我的孩子出了车祸,听老师说因为大脑受了损伤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苏醒;有一个孩子被人诱拐,至今不知人在何方;还有一个在父母吵架是不小心被父亲推下了楼梯,还有一个……几乎所有欺负过我的孩子都在同一时间遭遇了不幸。虽然跟我毫无关系,但其余那些知道他们所作所为的同学都会小心翼翼的偷瞄我,那目光甚至是略带惊惧的,仿佛是我报复了回去。

水到渠成的,没有人会欺负我了,可我仍旧没有朋友。


就像伤痕好了仍旧会留下疤痕,每一件往事都会在今后的岁月里留下痕迹。我以为一切都会从零开始,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并未向着我希望的那一条航线划去。面对妈妈心血来潮的提议,我沉默了。

“下周请你的朋友一起到家里来玩吧,妈妈会烤好苹果派等你们来哦!”

我不知道如何拒绝,于是这件事仿佛理所当然得被决定下来。妈妈兴冲冲的买了甜点书籍,我却只希望下周六不要来就好了。


或许是我的愿望太过强烈,周六真的没有到来——以一个我从未想过的方式。

妈妈出事了。

知道这件是的时候妈妈已经躺在医院里,爸爸打来电话让我不要担心。周五晚上,妈妈早早出门去买周六要用到的食材。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事实上我并没有邀请朋友,我不懂得用什么样的措辞才不会在妈妈的眼睛里看到失望——以至于妈妈出门的时候我没有跟过去。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一样,在回家的路上妈妈遇到了抢劫犯,胸口被捅了一刀。挂断电话,脑子里仍旧回荡着爸爸的声音,我本以为固若金汤的家在顷刻之间支离破碎了起来。我想破头也想不出为什么轮到我家要遭受这种痛苦,明明这是我唯一能够使我感受到幸福的地方。

幸而手术还是成功了,母亲安然归来却失去了原本健康的身体,她再也不能郊游踏青爬山潜水。她变得少言寡语,总是泡一壶花茶就坐在花园里,明明花园内蓊蓊郁郁,她却面如死水,毫无生机。这种无言的静寂仿若一条绳索,勒得我快要窒息。


直到这时,我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也许是我的错。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 )
  1. 盒子人盒子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离徽

© 盒子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