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人

干劲0

当时只道是寻常


                                                                                                      ——《江湖纪事》文评

不要脸的艾特一下作者 @蜂蜜与烟灰  


最开始知道这本书是因为36的那篇《丁令威歌》,本身韩张的文不多,当时只觉惊艳便摸到了太太的LFT于是看到了《江湖纪事》的宣传。大略扫了一眼是个短篇集子,于是就一篇一篇的搜来看了,至于对每一篇的感想暂且按下不表,只是坚定了自己入到这一本书的决心。

于是CP13DAY2的时候,进场稍稍布置了一下摊位便直冲三楼去买了这一本书(我的摊位在二楼)。之后听闻12点半这本书就切了,便对能够入到甚感欣慰。会场嘈杂,兼之我组的摊位就在bilibili展台的附近,无法静心阅读,思及此便决定回家再看。

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整本的装帧十分精美,摸了摸封面应该是白卡纸,衬纸是硫酸纸,还有四页彩页无不昭示着太太的用心,翻开顿觉一股子江湖气扑面而来,令我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从大背景说开来,我觉得将战队间的纠葛化作江湖上的儿女情长丝毫不嫌突兀,反而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为丰富而精彩。不知道太太是以什么基准来排的序,于是我就顺着这个顺序一篇篇地说下去吧。

第一篇,伞修,《江春入旧年》。那时叶修和苏沐秋少年气盛,无根无萍四处漂泊也不嫌孤苦凄冷。讲到卖艺的两人之时,叶修道:“你那箭我还不信?来。”我就知道他俩的羁绊是化不开的了,若不是我早就明了最后的结局,怕是真的会以为他俩将风雨同舟仗剑天下的这么过了这一生吧。而苏沐秋也回应了这一份信任,一箭正中果子。这一箭,挟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锐意而出,一往无前,乃至我的心里也叹了一声年轻真好。

随后,祸事四起。而解祸,是以有能者而为之。

虽说得了一杆神枪,但两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乱世之间所起的作用也不过九牛一毛。陶轩出现,说服两人做了嘉世的客卿,而天下总无不散之宴席,先走的那个,从一开始就定了。

苏沐秋。

那人只是,回不来了。

这句回不来有多沉重,怕是只有叶修苏沐橙才懂。

可人总要有新的开始罢。叶修别了嘉世,背了千机伞,也踏上了他自己的征程。

——我有个朋友,武功极好,后来他死了。

可苏沐秋却像一粒种子,早就植根于叶修心底了。

不知夜半时分,叶修会不会再忆起那战法荒腔走板的唱词呢?

 

Ps.安利了伞修小伙伴,她说她看哭了。

 

第二篇,双叶,《能忆天涯万里人》。题诗是“遥知湖上一杯酒,能忆天涯万里人”,不能不让我想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句诗,也不知道对不对。对于叶修来说,怕是怎么也不会“无故人”的,毕竟京畿之地总有一个叫着他“混账哥哥”的弟弟在等着他回家。明明是孪生子最后却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叫我突然想起岳阳楼记里的一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对他们两个来说,便是一种割舍不掉的互相关心吧。而交换名字那里更是戳中了我——我予你名字,你予我平安。而之后两个人则是隔着庙堂与江湖也要递着自己的那一份关心,叶秋谏上开了民间武禁,叶修不远万里拿了五粒莲子。叶修恢复了真名,叶秋叫他常回家看看……

双叶算是个我很喜欢的cp无奈触雷太多,我对双子的感想便是总不会差的太多,叶修能做到的叶秋未必不能,只是恰巧这两个人行路的方向不一所以到是说不上谁更厉害一点。而对于“混蛋哥哥”这个称呼,怕是融进了千言万语叶秋的无奈了罢。既是双子,那么天下间问相知便无人能及了,所以我觉得叶修是完完全全能够体会到叶秋的盼望的,只是他心愿未了以及庙堂不是他安宿之地罢了。叶秋大抵也明白叶修懂他却仍旧选择不会来,故而咬牙切齿化作一句“混账哥哥”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归是胞兄胞弟,纵使天涯万里,能有牵绊无间。

 

第三篇,双花,《去去不可追》。我又想到了一句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最初读到“繁花血景”这个称呼,便心理咯噔一下。这四个字蕴着如何的果敢决绝?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吧。虫爹忙不迭地便送上一刀。这篇文里孙哲平的离开,把张佳乐逼成了一个有着剑狂心的明器师。这种穿插的写法,更是对比出了当年的风头正劲和如今的一意孤行。多烦忧的张佳乐终是乱了心。退隐,复出,这边是张佳乐自己的坚强。

前面路还长着。

为争北桥法师再出繁花血景,但是终究那只是昙花一现。张佳乐成长了,孙哲平也是。他们已经无需拘泥于过去,各自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并肩而立有很多种,并不是谁离了谁不行,那惦念确是不曾作伪。这个系列文在描写霸图的篇幅中也数次提到了张佳乐传符纸,孙哲平回符纸的情节。虽是不在一处,却胜似在一处。

真好。

 

Ps.这篇也安利了双花小伙伴,被夸奖了卖的一手好安利。

 

第四篇,孙肖,《相逢意气》。

我记得孙翔刚刚出场时,很不讨喜。初生牛犊,心比天高。但是从这篇文章中我却看到了一些他的成长,他见识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再拘在嘉世那一个小匣子里,也认识到了武功不是最重要的。

最开始是肖时钦让他认识到的。

孙翔认死理,不服输,便是肖时钦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最后,就觉得这两个人真真的单纯,喜欢一个人就是对他好,对他比对什么旁的人都好。

也不知道叶修这个电灯泡做的开不开心?

 

第五篇,邱非,《落叶聚还散》。非常感谢这篇文章给我解了惑。

读原作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叶修并非不需要战斗法师,既然叶修能从微草接过乔一帆,能向嘉世讨了苏沐橙,为什么偏偏不能带上一个邱非呢?

这个问题困扰我始终,也从没得到过解答,而《落叶聚还散》则是给了我个答案。

若是邱非执着的并非叶修而是嘉世的话一切便迎刃而解了。

我对邱非的印象一直很好,不骄不躁,堪当大任。在风雨飘摇的嘉世是他独挑大梁,也许他做的并没有那些前辈们好,可他也从没放弃过。嘉世曾是豪门,名头盛极一时。而今却被人摘了金牌,树倒猢狲散,堪堪跻身二流水准。这便看得出感情了,也是说服我的地方。邱非不是无从选择,作为一个训练营选手想必他也是非常出色的。战斗法师虽说有了一个孙翔,但是未必不能再有一个邱非。可他为什么留在嘉世呢?懂了之后便觉得这孩子真长情啊,无论是好是坏,他已然把嘉世当做了家,单单这一点,怕是陶轩也要自叹不如吧。

他不是谁的附庸,他已然拥有了独自擎起一方天空的能力。他站在嘉世的牌匾之下,我便对嘉世还存着信心。

他会回来的。

 

第六篇,林方,《当时只有西窗月》。

这是我看的第一篇林方,原因无他,林敬言在原作出场太少不好驾驭,我便不想被同人带着跑到奇怪的地方去,所以一直就没有看。

然后来说说关于这一篇的看法:张佳乐你“坑”的一手好队友啊!

当然,这是玩笑话。

这是一篇相当温馨的林方。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至少从我的观感来看体会到的离愁别绪相当之少,无论是老林离开呼啸时还是方锐离开呼啸时。拖张佳乐的福,这两个人藕断了丝却连着。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张新杰做好公事一抬头,隔壁的窗子便飞了符纸出来,伴着房顶上飞出的同种符纸越飘越远。

呼啸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呼啸,但是林敬言还是那个林敬言,方锐还是那个方锐。总归日子还长。

 

第七篇,韩张,《丁令威歌》。我知道这本书是由于这篇文,事实上我也最喜欢这篇文。第一遍看完之后就又重看了看《搜神后记》里相关的那一段,虽说历史上对丁令威这个人物的理解各异,但是文中选择的这个点特别戳我心窝。

故事起于韩文清。

韩文清其人,刚猛过了头,不如说,我理解的霸图,都是一些过刚易折的汉子。张新杰也不例外。

那日张新杰投了杏林,下了昆仑,本该悬壶济世普度众生的,可生生的没能离开霸图。我至今都不明白长老可惜的是什么?只是张新杰天赋为医者稍显浪费么?如果有别的意思希望能告诉我一下啊。

且说张新杰下了昆仑,头一次见了韩文清,医好了他的伤,带上了他的兵。韩文清体会到了张新杰的关切,正如那一碗醒酒汤,不细想便错过了。韩文清越当张新杰是那白鹤就越怕他离开,而张新杰也本该离开的。

霸图不过是他的一个开始,却潜移默化的成了他的结束。

他不放心韩文清。韩文清刚猛异常,打架端得是不要命的气场,新伤旧伤,轻伤重伤,便叫那匪石不转的张新杰也动了恻隐之心,这心一动,我便知他走不成了。

韩文清收了一十八水帮,张新杰积劳成疾,大病一场。怒目圆睁的韩文清也意识到了昆仑下来的张新杰不是铁人,不是只会寻那长生不老的谪仙人物,他也会生病——像自己一样。

便也亲近了许多。

可韩文清终归下不去狠手拔掉张新杰的羽翼,至少不该是他去拔。所以他并没有阻拦呼啸的聘书,反倒是惴惴不安地等待最后的结果。

张新杰果然没有走。

他并非不济世,只是把世界划小一点,小到了霸图的方寸之地。这里有他在意的事,在意的人。

“——便在此间。”

 

第八篇,陶轩,《独卧沧江》。

原作里,从叶修的视角看,陶轩是作为一个反派出场的。但是任何一个角色都应该是他自己的主角,没有什么纯然的善恶之分——这篇文章,便是向我表达了这个意思。

概括起来也简单,就是两个人互不低头的故事。情义么,这么多年总归是有的,可偏偏谁也不想向谁低这个头。

陶轩不看重叶修么?一定不,无论如何叶修也是一手缔造了嘉世王朝的人物,怎么就这么说掰就掰了呢?陶轩无非就是要叶修服个软,说两句好话,得一得庄主的威信。可叶修偏偏不吃这一套。两个人都吃软不吃硬,可不就得碰得两败俱伤么?

后来叶修挑了嘉世的金牌,陶轩遣散了众人,独自入了蜀。而我看到的确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陶轩,不仅仅是一个反派这样单薄的描写,他也会开心会落寞,会后悔会不甘。

但是终究不能再来一回了。

 

至此,正文部分都repo完了,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这是我在全职这个圈买的最值的一本本子。字里行间的用心掩都掩不住,只恨没有再多买一本用作收藏。白卡舒服归舒服,总归容易磨损。本来想写个万字文评来表达对它的喜爱可惜力有不逮只写了寥寥四千,也许我在去看第三第四遍的时候会有更多感触的吧。

Ps.这本也勾起了我对《九万里风》的兴趣,现在正补着,希望帝都only的时候能找人代购到一本收藏w

再说一下我对于全职的感想,挺简单,它就是个起点文,人物性格鲜明的起点文。而它抓人的一点也正是人物,大家愿意去分析每一个人的想法,愿意给这些人物写同人文,这就是全职成功的地方。同人给了这些任务更多背景各种情节去施展,他们也变得越来越鲜活,越来越丰满。

小说,本就该是剥离了现实那层皮让思维自由驰骋的地方,纵使是纪实小说,冲突也更激烈,情节也更曲折。从这点上来说,我看全职看的相当开心,那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愿意看着这些人在这世界里恣意而为,我愿意看着这部小说直至结末。

总归,能相遇真是太好了,我也好,里面的角色也好。

 

再P个S,番外里的话本儿有没有卖呀——在意!!!我能不能也学着张佳乐摸一本去呀!


评论
热度 ( 1 )

© 盒子人 | Powered by LOFTER